第三百六十六章 陳家走上死路了!

好像仙境一樣!”看著置身雲海中的九州台,陳瀟染有種虛幻的感覺。何雯倩兩人看去,發現九龍山的雲霧正往九州台彙聚,都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,籠罩在上空,很是壯觀。“果真是風水寶地啊!我這外行都能看出來!”陳歸元驚喜不已。陳瀟染眼眸裡一亮:“如果我們住進去!那各方麵的氣運豈不是大大增強?我家更上一層樓!”“有這說法!”“嗯?”何雯倩卻是麵露疑惑。因為之前被陳家拋棄,葉淩天帶她來這裡住過一段時間。她把九州台以...-第三百六十六章陳家走上死路了!

何雯倩手足無措,驚慌失控,尷尬恐懼的應了一聲。

她很害怕葉淩天跟她打招呼啊......

她都不敢抬頭。

全場幾百號人肯定都在看著她!

陳歸元都要瘋了。

這不是拖著陳家下水嗎?

“我低估他的小聰明瞭,他不僅僅是衝秋秋來的,還衝我媽來的。這是最好的見麵機會了,一箭雙鵰!”

陳瀟染都服了。

葉淩天的小聰明何時能用在正途上?

“這是誰啊?”

徐梟的聲音響起,全場立馬安靜下來。

可陳家幾人卻要嚇死了......

如果讓徐梟知道葉淩天跟他們有關係,豈不是廢了?

“這好像是何雯倩和陳歸元的乾兒子葉淩天!”

“我......”

陳歸元幾人都要氣死。

怕什麼來什麼?

徐梟目光落在何雯倩幾人身上:“你們好大的膽子!竟然違逆我的決定?”

一句話好似一座大山壓下,陳歸元他們差點跪倒在地!

陳瀟染立馬道:“徐伯伯這人和我陳家冇任何關係!整個江城都可以作證的!”

為了撇清關係,陳歸元大喊道:“徐爺冤枉啊!這小子早被我們趕出陳家了!真沒關係了!請您明鑒!”

“對!他早被陳家趕出來了!”

“我們都可以作證!”

黃心敏等人立馬作證。

徐梟卻是盯著何雯倩:“你來說!你和他有關係嗎?”

徐梟可是一代梟雄,一眼就看出問題。

其他人都在極力撇清關係,可何雯倩滿臉猶豫。

“啊?我......”

何雯倩都冇想到會遇到這情況。

這是逼著她當眾承認或者撇清跟天兒的關係啊!

如果否認沒關係,這可是當著中州三十城的麵啊!

得傷透天兒的心!

她都不敢看葉淩天了......

“媽你乾什麼呢?趕緊告訴徐伯伯啊......”

“對啊!這還用想嗎?告訴徐爺和他沒關係!”

......

陳瀟染等人立馬催促道。

何雯倩呼吸急促,感覺都要窒息。

徐梟誰能開罪起?

一句話就能讓陳家陷入萬劫不複之地。

儘管她心疼葉淩天,可為了陳家,她不得不無情了。

更何況本來葉淩天就是離開陳家的。

天兒乾媽對不起你了!

何雯倩猛然抬起頭:“徐爺,葉淩天已經跟我沒關係了!他的言行舉止不代表我!更不代表陳家!”

何雯倩都不敢去看葉淩天了。

他該是多麼的絕望啊!

“轟隆......”

市首等人身軀一顫。

這下何雯倩徹底做絕了......

陳家走上了死路!

陳歸元父女很高興,何雯倩終於走出這一步絕路,以後她們不用擔心葉淩天再纏著......

葉淩天隻是看著何雯倩,卻冇說話。

原本在他看來一些感情是很純粹,不摻加任何世俗雜質的。

可冇想到經不起考驗啊......

不過他該做的都做了,問心無愧!

徐清秋有些心疼的看著葉淩天。

海老連忙將他知道的情況告訴了徐梟。

徐梟突然笑了:“那就說是個冇背景冇身份的毛頭小子了?”

可一股滔天威壓沉沉襲來,籠罩全場。

任誰都要呼吸困難!

誰都明白徐梟怒了。

中州王的威嚴豈能被挑釁-想借母親餘蔭。對於葉淩天這種“說大話”的毛病幾人都習慣了。就想要點麵子嘛......三人忽略葉淩天,聊起陳瀟染的未來。葉淩天也懶得理會。他也接到訊息,金萬三和餘龍騰幾人去找其餘欠錢的人。欠款都陸續到賬!尤其是路淩海,石景鵬以及梁世超三人欠的最多。三人也是靠著杜躍升扶持,才躋身到十大財團中的。三位大佬還想請葉淩天吃飯,結識一番,瞻仰風采。被葉淩天推遲到晚上了,從何家離開再去。很快來到何家,何雯倩給眾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