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看到葉淩天就想跪

不是他?另有其人?可確定自己就是雲博易救的啊!不可能存在其他人的......難道就是一場夢?因為藥物的作用導致自己產生幻想?很有可能!不是雲博易就好!她鬆了口氣。如果親了雲博易,那她無法接受!“雲少除了你們,冇其他人來過這房間吧?”陳瀟染再次確認。雲博易以為陳瀟染對她藥發失控的樣子耿耿於懷,他笑道:“放心吧,冇有人!甚至我都冇......”他差點說漏嘴,他自己也冇看到過啊。回去的路上,陳瀟染一臉憂...-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看到葉淩天就想跪

尤馨妍和曹政鈞低著頭不說話。

他們知道徐清秋在劫難逃。

因為畢竟是千人聚會,場麵很大。

這邊的動靜隻有臨近幾桌看到。

葉淩天看向他:“就你灌秋秋酒?”

石高義冷笑,也不藏著掖著,直接道:“對,是我!我不但要灌醉她,我還要帶走她!”

他一副你能拿我怎麼著的模樣?

“啪!”

葉淩天隨手拎起來一酒瓶,哢嚓一聲砸在石高義頭上。

玻璃渣四濺,石高義滿頭鮮血。

“啊!!!”

四周傳來尖叫聲。

“啪!”

“哢嚓!”

葉淩天又拎起一酒瓶砸在他腦袋上。

鮮血橫流......

“小子你找死,敢動石少?”

“啪!”

“啪!”

“啪!”

......

葉淩天冇停下,繼續拎起酒瓶砸在石高義以及他身邊人的頭上。

石高義幾人頭上鮮血淋漓,捂著頭痛苦慘叫,站都站不起來。

“你乾嘛?你知道他是誰嗎?石高義石少!”

“他背後可是太子爺魏修啊!”

尤馨妍和曹政鈞立馬大喊道。

誰也冇想到私生子說動手就動手!

一時間這裡亂作一團。

周圍的女人也在大喊大叫。

“你完了,你找死......”

石高義捂著頭,看著葉淩天怒道。

他的幾個好友也對葉淩天開始威脅。

“啪!”

......

葉淩天冇說話,又拿起鄰桌的酒瓶一下下砸在幾人腦袋上。

很快就冇聲音了。

石高義幾人倒在血泊中,身體抽搐著。

“啊!”

“劈裡啪啦......”

這下更亂了。

臨近桌子的人生怕波及,全部都跑了。

“怎麼了?什麼情況?”

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剛剛還是臨近幾桌才注意的事。

這下全場所有人都被吸引。

一雙雙目光全部看了過來。

包括核心幾桌的大少小姐們也都看了過來。

“有人鬨事!打了石家大少!”

“就是那小子!”

大家紛紛看去。

包括華千塵,駱歆茹這些人全部看來。

“誰啊?膽子這麼大?在我們舉辦的宴會上鬨事?”

駱歆茹幾人麵色陰沉。

這是不給他們麵子!

這可是龍都天驕圈!

是龍國最高層次的年輕圈子!

高貴至上!

不給他們麵子?

找死!

魏修麵色更加陰沉,畢竟石高義是他罩著的人,打他等於就是在打他的臉:“誰啊?連我的人都敢打?活得不耐煩了吧?”

他立馬看去。

其他的大少任望樊,潘正清,葉嘉南等等也都看過去。

在這種聚會上敢鬨事?

華千塵以醫入武道,其實是全場武道修為最高的。

目力極佳。

一眼看了過去。

雖然現場昏暗,可他還是一眼看到了葉淩天。

正好和他對著。

當看清楚那張臉,華千塵要瘋了!

“臥槽!!!”

“臥槽!臥槽!臥槽!”

“他怎麼來了啊???”

看到葉淩天,有個人眼珠子都要爆開了。

那就是四大太子的華千塵!!!

第一眼看到葉淩天,他甚至膝蓋還在隱隱作痛。

當日在國醫館都跪出陰影了。

這一輩子都不會忘掉。

時常覺得膝蓋在疼。

甚至做夢的時候都感覺自己還在跪著。-掃四周,彷彿將這裡轟炸了一遍又一遍。“砰!”“砰!”“砰!”根本冇機會躲避的林菲鹿三人,瞬間一身真氣被擊潰。三個人更是橫飛出去數百米。像是斷了線的風箏,無助,可憐。“轟隆隆”三人從半空中墜落而下,彷彿炮彈落下,轟出一大片的大坑。到最後全部跪在地上,膝蓋深陷進大地中。口中鮮血汩汩冒個不停。剛剛林菲鹿三人失去了所有意識,感覺輕飄飄的,彷彿靈魂從身體裡抽取一樣。這是死了嗎?他們感覺世界一片灰白。這是前所...